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全國從業的可能及面臨的問題

一直以來,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只能在本省范圍內從事相關業務。2014年2月3日,《社會消防技術服務管理規定》(公安部第129號令)的頒布,給有志于擴大企業規模、拓展全國市場的消防技術服務機構提供了全國從業的可能。但由于注冊消防工程師職業資格考試沒有開考,所以各省均采用臨時資質進行過度。由于多種原因,各省臨時資質的有效期一延再延,最遲的省份一直延期到2019年9月30日。

2019530日,兩辦印發了《關于深化消防執法改革的意見》的通知,明確取消消防技術服務機構資質許可。至此,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全國從業之路失去了政策上的支撐。
2021119日,《社會消防技術服務管理規定》(應急管理部令第7號)正式實施,“7號令”降低了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從業條件,解除了從業地域限制,規定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可以在全國范圍內從業。此規定看似給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全國從業提供了許可,給有志于做大做強的機構提供了全國范圍從業的可能。
那么,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全國從業之路是否順暢?接下來,我們就“7號令”的相關規定及目前的消防技術服務市場的現狀,深入分析一下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全國從業的前景是否如看起來的那樣美好。
第一:消防技術服務的價格。
目前,已完成《社會消防技術服務信息系統》登記的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已超過1萬家,市場競爭及其嚴峻。近三年此起彼伏的疫情,導致各行各業的經營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困難,企業在選擇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時候,價格將會是首要的標準??v然消防監督部門一直在整頓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合規從業情況,但仍然會有部分消防技術服務機構鋌而走險,以極低的價格接下相關業務,降低服務標準甚至不到現場提供服務,違規出具消防技術服務報告。而志于全國從業的技術服務機構,必然是依法依規,要求嚴格,具有強烈社會責任的企業,在各項指標全部合規的情況下,項目交付成本必然大幅上升,尤其當下消防設施操作員已近三年未開考,現階段四級消防設施操作員持證人員工資已近萬元,且跨省交付還涉及到交通、住宿等成本。因此,價格將使外省企業在本省的市場競爭中天然具有劣勢。
第二:持證人員的社會保險繳納地。
當前,從業人員的社會保險還承載著購房及子女入學等附屬功能,按照“7號令”要求,消防技術服務機構應當依法與從業人員簽訂勞動合同。因此,從業人員的社會保險必然要在機構的注冊地繳納。而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分公司不得從事消防技術服務活動,這樣即使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在某省成立分公司,也必須要將分公司的從業人員證書注冊在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本部且社會保險在技術服務機構的注冊屬地繳納,這將導致在當地很難招聘到足夠的從業人員。而從業人員無法實現屬地化,必然導致項目交付成本大幅提升,喪失市場競爭能力。
第三:各省消防監督管理部門對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從業要求并未統一,多數省份均在本省范圍內設立自有平臺,對省外技術服務機構形成技術壁壘。
7號令”第二十條規定:“應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應當建立和完善全國統一的社會消防技術服務信息系統,公布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及其從業人員的有關信息,發布從業、誠信和監督管理信息,并為社會提供有關信息查詢服務?!?,并未對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技術服務活動在系統內登記并將服務過程和結論文件上傳提出具體要求。而目前各省總隊依然沿用已經被“應急管理部7號令”取代的“公安部第129、136號令”的規定,要求消防技術服務機構通過社會消防技術服務信息系統將消防技術服務項目目錄以及出具的書面結論文件予以備案。至今已有約15個省份陸續自建了本省的自有消防技術服務信息管理平臺。此舉給省外的消防技術服務機構進入本省從業設置了技術障礙,省外的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初到省內從業,很難融入當地的消防監督管理體系,而不熟悉當地消防平臺的使用方法及從業要求,極大可能會出現不滿足當地消防監督部門要求的情況,從而產生被主管部門進行行政處罰的風險。對于一個志于做大做強的消防技術服務機構來說,行政處罰恰恰是其最不愿意面對的。
另外,各省自有消防技術服務信息管理平臺使用賬號獲取方式不一。省外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獲取某省平臺的使用方法的渠道主要依靠互聯網搜索。在平臺注冊登記過程中,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
部分省份平臺數據與部局平臺對接,只要在部局平臺上通過登記審核的機構都可以使用本省平臺并自動獲取賬號,如山東、浙江。
部分省份需要向省總隊電話申請,由總隊發放賬號、密碼,如北京。
部分省份使用“小蜜蜂消防服務平臺”,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賬號由該省消防總隊發放,而省外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獲取平臺使用賬號的渠道并不暢通。如陜西、甘肅、內蒙古等省份。在不了解當地政策的情況下,貿然前往從業必然會存在行政風險。
部分省份要求外省消防技術服務機構攜帶在本省從事相關服務的合同及服務機構的相關材料到省總隊窗口申請賬號,如天津。
部分省份對省外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人員登記進行限制,如福建。在福建消防總隊自建平臺上,省外消防技術服務機構可以自由建立賬號,但注冊在該機構的注冊消防工程師在平臺上登記時確無法通過平臺的核驗,此舉必然造成省外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無法使用當地自建平臺進行相關技術服務活動,而當地消防監督管理部門對不使用本省平臺從事消防技術服務活動的行為會如何界定?對于外省消防技術服務機構來說是一個未知因素,也可以說是一個隱患。
第四:配合消防監督管理部門執法檢查問題。
當下消防監督日趨嚴格,“雙隨機”檢查已成常態。在“雙隨機”檢查過程中,消防監督執法人員通常會要求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相關技術人員到場配合檢查。對于在該省無常設分支機構的省外消防技術服務機構來說,派人配合檢查無形中又造成成本增加。
綜合以上幾種分析,消防技術服務機構的全國從業雖然有了政策上的支持,但距真正實現無障礙跨省從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